首页|站务公告|新闻中心|酒泉新闻|政策法规|部门动态|乡镇动态|领导活动|领导讲话|媒体关注|政府常务会议|精神文明|社会民生|人事变动|企业快讯|学者观点|工农家园|人民家园|公益
当前位置:酒泉新闻网 > 新闻中心 >

中国急速变化之下,庞大而沉默的“二本生”

2020-09-28  来源:  作者:酒泉新闻网

2020-09-28 09:12 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
原标题:中国急速变化之下,庞大而沉默的“二本生”

二本三本的学生,不得不挣扎着生活!北大清华不会懂!

(招聘会上的高校毕业生。不管是一本、二本还是三本,大学生们最终都要接受社会的考验。图/视觉中国)

“二本”人生

本刊记者/隗延章

发于2020.9.28总第966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广州龙洞地区,群山环绕,植被茂密,这里聚集着多所高校,大都是二本和三本院校,由于年轻人众多,催生出诸多生意,周围遍布各类小型餐馆、超市、学生公寓,充满活力,却也显得简陋。在这里依然能见到很多握手楼,站在楼宇之间,会看到天空被分割成一条曲折的线。

9月13日,这里的几所大学基本已经开学,只是由于疫情原因,校园大都封闭管理。黄灯从2005年7月至2019年年底,一直任教于这里的一所金融类二本院校,最近,她出版了一本名为《我的二本学生》的非虚构著作,讲述了她所接触的二本学生们的处境与命运。在书中,她将该学校化名为F学院。

“二本”是一个模糊的定义,通常指在大学招生考试中,在本科第二批次录取学生的学校。总体而言,一本大学大都是部委直属大学或“211工程”大学,而二本大学大多是省属大学和非“211工程”大学,师资、硬件等方面都与一本有一定差距。

根据广东教育考试院披露的数据,2017年,该省一本录取人数是8.4万人,录取率11%,二本录取人数是20.7万人,录取率27%。也就是说,每年走进大学的学生中,一本学生只是少数,二本学生是更为庞大的群体。只不过,在舆论场上,与“211”“985”有关的话题总是能引起广泛讨论相比,二本学生则普遍显得沉默。

在写作《我的二本学生》之前,黄灯曾因写作《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》而进入公众视野。她乐于观察与自己切身相关的人群,以见证更广阔的时代变迁。今年,她调往了深圳一所职业院校工作,此前,她在广东F学院任教超过14年。

14年来,她一共教过4500多名学生。这些学生跨越80后、90后两代人,接近一半来自于广东的粤北、粤西等经济落后地区。在黄灯眼中,“他们大多来自不知名的乡村和不起眼的城镇,出身平凡。进入大学之后,没有太多野心,也未将自己归为精英,所持念想,无非是找一个普通的工作。毕业之后,他们大多留在国内、基层的一些单位,从事普通的工作。”黄灯这样总结自己的观察。

上一篇:男子不在案发现场却被关269天,申请赔偿被拒,检察院:你做有罪供述干扰办案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版权所有 酒泉新闻网
晋icp备08100326号-1